网站访问量:23621589 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委员登陆 |  站内地图 |  加入收藏
 
站内提醒
现在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新闻详细信息
关于个人破产制度构建和亟待立法的建议
信息来源:长宁政协|【2017-07-21】
   

        当下,一方面,国内正在构建诚信体系,司法系统正在整治“执行难”的顽疾,全社会正在加大对恶意逃避债务的惩治;另一方面,个人诚信缺失,逃避债务、转移财产,“老赖”的现象仍然层出不穷。本人认为,对于中国诚信体系的建立,应当疏堵结合,在加强司法强制力的同时,建立合理的个人破产制度。对于在经济活动中严重资不抵债的个人,在如实申报财产,配合债权人执行债权后,允许其个人宣告破产,无法清偿的债务不再履行,从而在整体上促进债务清偿。
        一、当前债务的永存性导致资不抵债的债务人负担过重
       由于没有个人破产制度这一保护屏障,现行制度所暴露的缺陷使得很多债务人无力清偿债务后,债权人仍然野蛮的迫害与赤裸裸的逼债,资不抵债的债务人始终要以全部财产抵债,无法摆脱这一沉重的债务枷锁,同时,法院在遇到该类案件时难以执行到位,债权人不能仰赖诉讼强制实现其权益,转而通过私力救济替代公力救济,由此引发了诸如山东聊城辱母案等性质恶劣的个人追债纠纷,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安定和正常生活秩序。
        二、当前法律制度无法对诚实债务人形成激励效应,促进其主动还款
       当前个人破产法律制度缺位,债务始终存续,相关制度未给予诚实债务人的债务一定的豁免,债务人还债和不还债没有多少区别,单纯依靠契约之精神,无法提高债务人还款之积极性。
       另一方面,我国已初步具备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物质基础和环境条件。一是我国个人征信制度已初步建立;二是现金支付的交易习惯已日渐式微。
       综上,我国存在对个人破产立法的迫切需求,同时已初步具备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条件,为此,建议加速个人破产立法:
          一、抓紧研究个人财产法制内容
        (一)所有自然人宜适用个人破产制度
       即不管是否为商人,只要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自然人,均可以适用个人破产制度。因为现有的互联网使得自然人从事经济活动的门槛越来越低,商属性也愈加无法区分。将所有自然人纳入个人破产制度的保护范畴,可以构建公平的救济手段。但为规避破产申请之滥用,可以将适用破产法具体情形进行一定的限定,比如个人债务人的住所地、主要营业地或财产在中国。
         (二)对于破产原因,法规可具体列举
       中国的破产法宜采用列举主义规定个人破产的原因。这样具有直观和简洁的特点,一可以使破产原因一目了然,便于直接适用,防止法官滥用自由裁量权,为个人破产的适用提供了更加规范和严格的标准。二来破产保护并不等于滥用破产机制,列举主义防止债务人欺诈与道德风险上。
        (三)对于破产财产需进行明确
       对于破产财产的范围,法律可进行释明,除法律禁止性范畴外,其余财产均纳入破产财产的范围。比如破产财产不包括:其一,破产人在工作期间必需的相关设备和工具等项目;其二,为基本生活需要而必需有的衣物,寝具,家具,家居设备及供应品,包括破产人本人和他的家庭基本生活需要之物品;其三,破产人以信托形式为任何其他人持有的财产。
        (四)破产程序的开始,可采取自愿申请
    美国个人破产程序发动程序可以有两种形式,即自愿清算程序和强制清算程序。债务人既主动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进行破产清算,债务人的利害关系人也可以在提供担保的情形下向法院申请债务人破产。中国现阶段,可以仅采取自愿清算程序,只有当事人的申请,经过法定程序才可宣告债务人破产。破产令由相应法院颁发,之后债务人要按照规定即刻将所有的财产交由受托人管理。破产人务必悉数披露其财产和债权,如果有隐瞒或者转移等行为,或者在破产前后携带财产离开中国,都应当按照犯罪处理。
      (五)对于免责和复权制度,采用法院核准许可的方式
       个人破产免责和复权方面均可采用法院核准许可的方式,只有法院进行审核后核准,才可实现个人破产免责和复权。法院可根据申请和相关规定会附条件乃至无条件地颁发债务人解除破产令,债务人据此复权,其未清偿的债务才可以一笔勾销。通过法院的职责加强对此方面的管控,也实现对破产过程进行全面的监督。
      (六)破产后果设置
       申请破产后,债务人的全部资产除生活必需品以外,都必须被拍卖来偿还债务。如果债务人有固定收入,债务人与债权人可商量在三至五年内偿付债务。在一段时间之内,破产人可能再也没有贷款或者申请信用卡的机会。当然一旦宣布破产,债权人将停止向其追债,银行也无法再向破产人追缴欠款,除非一些特定的债权,比如:法庭的罚款,交通事故的赔偿,水电费以及教育贷款等,债务人即使申请破产,仍需要偿还这部分特定的债务。
       二、完善现金交易、实名财产登记等其他相关制度
       现有个人破产立法缺位下,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台了很多替代性方案,例如民事强制执行中的参与分配制度、限制高消费令、建立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这些专项性的民事执行措施赋予了法院对于债务人的信息公开权和一定的行政、刑事处罚权,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的“执行难”现状,亦解决了一些债权债务纠纷,但是这些措施仅为缓解现状的权宜之计,不能长久解决我国现在债务人所面临的困境,还需要建立包括但不限于个人破产制度、现金交易制度、个人财产的实名登记制度等一系列制度。通过财产实名认证,建立健全对自然人真实财产的监督。通过这些相关制度的完善,也加强对个人债务人损害债权债务关系的行为进行规制,个人债务人更可能会选择合法的手段而不是高成本、高风险且非法的手段以维持其利益诉求。
      (此信息由区政协科技界别委员卫新提供,被市政协采用,报送全国政协/单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