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访问量:24671604 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委员登陆 |  站内地图 |  加入收藏
 
站内提醒
现在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新闻详细信息
关于强化人才引进力度,优化人才新政,进一步推动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建议
信息来源:长宁政协|【2018-04-10】
   

      2014年5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上海考察调研时提出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上海要全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占领先机、赢得优势。对于上海来说,科创中心的建设是一项光荣而伟大的任务,是国家根据上海实情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更是帮助上海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增加核心竞争力的一次重要机遇。目前,上海已经进入全面深化、全面落实的关键阶段,如何走好科技创新这步先行棋,上海结合实情做了全面深刻的局势分析,市委书记李强总结到上海要进一步明确建设科创中心的主攻方向,营造更加良好的创新创业产业氛围,以此集聚和培养一流的创新人才,使上海真正成为能够实现创新创业梦想的地方。李强同志的总结,清楚的表明了科创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是建设科创中心的核心关键,互联网企业则是科创企业的主力军,是科创中心建设的重要依托。 结合目前上海的实情,上海本地互联网企业较少,2017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中挤入前十的上海互联网公司只有美团点评和携程,分别排第八和第九位。北深杭位列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一梯队,据报道每5个互联网从业者,就有一个在北京。 而上海则同广州被列为互联网行业第二梯队。我认为,上海互联网企业较少的主要原因之一,则是由于人才流动性较大,人才集聚效应较弱,稳定性不足。创新人才储备不足,创新创业氛围薄弱,从而导致科创能力锐减,成为制约科创中心建设的主要短板。为何上海的人才流动性较大,稳定性不足,我总结有以下两点原因: 原因一、人才引进政策门槛较高,吸引人才力度较弱 上海的人才引进制度目前采用居住证制度,在传统政策基础上存在其独特的优越性,但无论是早期的“落户上海”,还是现在的居住证制度,都有一些后续条款,就是必须在一定年限或者硬性条件(学历、税收等)具备后才有转户籍的可能,这些条件对于人才在时间、物质上的不稳定因素太强。并且,对紧急需求的国内优秀人才可实行直接申请落户的政策也一直在保留操作中,再一次加大了落户的难度和门槛。另一方面,除了落户问题,住房、配偶随迁、子女入学的等精神层面的配套问题也没有落到实处,没有从人才的角度考虑其和家人在上海衣食住行的刚需,使得归属感较弱,增大了人才流动的可能。所以,纵观上海长久以来人才引进政策的发展轨迹而言,现有的人才引进政策依然存在“重物质吸引,轻精神吸引”、“重政策要求、轻企业需要”等问题,导致人才政策门槛高、开放性低、吸引力弱。 二、人才集聚和依赖效应不足,留住人才能力较弱当今的人才具有扎堆抱团的属性,仅凭一人之力无法在整个行业中脱颖而出,志同道合的人才进行合作切磋、资源共享才能真正实现企业和自身的价值。北京的中关村产业园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展至今,几乎是 IT 业的代名词,汇聚了各类IT人才、IT企业和IT资源,真正有创新想法的人才加入其中可以减少创业成本,快速吸收从业经验,少走弯路,更快的促成企业发展和壮大。而上海目前正是缺少了人才集聚和依赖的载体和示范效应,加上在整个行业中影响力也不佳,仅有的少数人才留在上海无法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社会效应,导致人才向更有影响力、行业人才集聚更多的地区流动。以上两点原因是目前造成上海吸引不到人才同时也留不住人才的主要原因。而就在2018年新年伊始,全国各地纷纷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力度空前的人才政策,加大人才吸引力度, 如宁波取消住房要求,大专生也可先落户后就业;西安给予100万到500万创业支持,购房优惠20%、减免所得税、落实配偶就业、提供至少5万套人才安居房......一场“抢人”大战俨然蓄势待发。
      建议:上海如何在这波“抢人”大战中脱颖而出、突出重围,成为各类优秀人才的首选,真正集聚起一批具有全球视野、在世界科技前沿领域掌握核心技术的人才,为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储备力量 。市委书记李强同志在调研中反复强调的“创新靠人才、引才靠环境 ”,正是答案。 一、优化人才引进制度环境,增强吸引人才力度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曾表示推进科技创新,核心是要破解影响科技创新的制度性障碍。当下门槛较高的人才引进政策正是摆在眼前的棘手问题,对于注重个人学历职称、社保纳税情况、个人荣誉等的落户要求,使得各个申请人对落户望眼欲穿却又无疾而终。对于落户,我建议可以以本市重点企业对人才的需求和重视程度自行分配名额。相关部门可以建立重点企业白名单,每年定额给予白名单企业落户人员数量,落户人员由企业根据岗位需要、员工能力自行分配,因为企业才是评判员工能力、行业需求的第一主体。例如去年北京给到美团点评9个落户北京的名额,由美团点评自行分配,上海则没有成功落户核心管理人才。相信,“定额给予,自行分配”的落户方式,一方面更能激励企业管理人员自主创新,争做行业佼佼者;另一方面,落实企业主体对创新人才的最终评价权,可以让企业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并有需求优先级的内部分配,井然有序的管理公司。除了落户,购房和子女入学也是政策需解决的一大痛点。上海要求外来员工需缴满5年的社保或个税才能买房,并要征收房产税。对于有经济条件的外来管理人才,租房是住在上海的唯一方式,被迫只能和家人异地生活,使得优秀人才在上海没有归属感和安全感。建议降低购房门槛,增加人才公寓、低价商品房的数量,同样也可以采用“定额给予,自行分配”的方式,给到企业购买数量,由企业分配给员工进行购买,并做好子女入学等配套服务,为各类人才营造从引进到落实,从工作到生活,从个人价值的实现到家庭和谐发展一站式齐全的制度环境。城市间的竞争力表面上来看是源于创新人才的集聚,但源头上体现的却是制度的优劣,只有大胆突破制度瓶颈,使得人才对上海产生强大的磁性吸引,才能吸引人、留住人、用好人,另一方面有利于提高政府的服务能力和公信力,使得人才引进政策真正成为上海人才高地建设的重要支撑。 二、优化人才引进生态环境 生态环境, 我认为包括创业创新生态环境、自然生态环境和社会生态环境等。对于互联网企业和优秀人才而言,创业创新生态环境至关重要,更有活力、更开放的创业创新生态环境势必会吸引人才驻足。2016年6月在长宁区成立的“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创新试验区就是优化创业创新生态环境的重要举措。试验区内聚集制度创新、技术创新和业态创新,并率先试点“一照多址”的企业登记制度改革,实现了登记制度历史性的突破,区内设立了“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企业联盟和众创空间,使得诸多关注该领域的人才慕名而来,成立了一批“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创新企业,使得整个长宁处在勇于创业、乐于创业、善于创业的浓厚氛围中。 “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领域已打上了上海的烙印,在该领域发展的人才也集中于此,一起探索和发展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的新模式,增加了创新活力和人才发展机会。我建议上海应多设立当下热门产业的创新试验区,如人工智能、无人零售等,以此来吸引人才的关注和交流;利用上海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如老洋房、金融中心等引进业内知名的天使投资人、种子基金、天使投资基金等互联网投资机构,吸引他们到上海办公,顺势引入其投资的明星企业,让更多的人才在上海干事有舞台、发展有空间、出彩有机会。并通过他们打造上海影响力,帮助互联网企业吸引更多的人才在上海发展、扎根。另一方面,通过优化创新创业的生态环境,保证人才、技术和政策的有效输出,为上海的互联网企业也提供了做强做大的土壤和环境,也可迅速的帮助上海催生一批互联网领军企业。 结语: 强化人才引进力度,优化人才新政是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顺应上海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创中的主攻方向。上海必须坚持以集聚和用好各类人才为首要,坚持以合力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环境为基础,通过降低人才引进门槛、完善人才引进配套服务、打造可依赖、可集聚、有影响力的的上海试验区、明星项目等方式来加快集聚各类人才,使上海成为世界创新人才、科技要素和创新创业企业集聚度高地。 
(该信息由青联界别龙伟委员撰写,被市政协采用)